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“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!” | 西藏独行记忆

  • 出发时间/2017-04-01
  • 出行天数/15 天
  • 人物/一个人
  • 人均费用/7000RMB

“我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。我会害怕,会彷徨,会憧憬,我终于还是走上了要独当一面的路,一边成长一边摔跤,但我知道我们终将殊途同归。”
——   J   致已经到来的三十岁  

【自述】

我应该比任何一次都要更诚恳,更用心地在公开场合谈论自己三十年以来的所思所想,如果你有耐心看完,应该或许能碎片式地拼凑出一个并不完整的我,而这篇不算游记的游记大约已是一年前旅行的记忆了,如果我回忆起来的细节还算真实的话,真的只是因为——那是我的三十岁。

人一生也只有一次三十岁,有些人选择跳海、纹身、裸泳、和陌生人亲吻,有些人选择和平常一样度过,我既做不到前者,也做不到后者,但我坚定的认为,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迎接它。倒也并不是为了要证明些什么,也许三十岁的蜕变本质上是不存在的,三十这条分割线到底分隔的是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,我想它应该有它自己的仪式感,我需要这些仪式感来表达我对这件事的尊重与重视。

在每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,总让我怀念起去年在西宁拉萨的时光,那一场独自前行西藏的旅程,它承载了我三十岁生日的所有记忆,像是塑料袋里盛满了水,沉甸甸的,如果不把这些记忆写下来加以总结,我总觉得在这份仪式感上还未画上圆满的句号。惭愧拖了整整一年,但和自己的约定还是说到就得做到,无论多晚,包括这篇游记的完成。

很感谢家人朋友和在路上帮助过我的所有人,我终究是幸运的,能还算自由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,虽然仍旧有一大堆人生bucketlist没有完成,但未来不就是因为没有完成,才美丽动人嘛~

传说西藏是个很美很美的地方,我去了,如果我说我不止去了,还带回一身侠骨柔情,你信吗?

相机:sony a6000 16-50 + 50定焦

西藏 情缘深处

最近Seven总是问我:“诶,你生日要到了,准备怎么过?”

想来也是害怕,不知不觉离三十岁的生日已经过去快一年了,当你度过这个重要年龄节点的时候,心情是异常紧张、焦灼、亢奋的,以为过了这个坎,对待一切事物就会看淡许多,然而这一年,不仅没有看淡,仍然要面对大龄单身女青年的重重社会压力和一天天变衰老的事实,三十一意味着什么,我不想总结,倒是可以谈谈这几年在我身上的经历与变化:

有人说我是个内向的人,我自己真不觉得是,顶多是个慢热的人,我可以在朋友面前胡吃海三滔滔不绝热情奔放,我也会在不想深接触的人事物面前担任旁听、默默无闻的角色,那些所谓的社交面具有些人戴的游刃有余,有些人可能就是不想戴或者就是戴不来——比如我。所以人的性格当中肯定不能用单一的某个词来概括,只是看他想与不想,来表现他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子。

我承认我是个浪漫的人——过于浪漫的人,常常会因为一些浪漫的行为让朋友感动到,也只是因为我希望他们快乐;虽然我从事了一份需要理性与感性并存的职业,但大部分情况下还是需要更多的逻辑思维来支撑,当工作上没有成就感的时候常常幻想如果改行就好了,如果能把我的兴趣爱好用在工作上就好了——假如我是一个作家,假如我是一个导演,假如上帝能握着我的手,刷刷刷地就这样干出一番伟大的事业来,该有多好。

在爱情上,我曾也是个花痴少女。以前瞟了帅哥或帅哥瞟了你一眼,多巴胺分泌旺盛,小鹿乱撞地像个十八岁的大姑娘,就算谈了恋爱,也是罗曼蒂克式的幻想,只要有个人懂你爱你疼你照顾你呵护你一辈子,给你一份怦然心动的爱情,就不依不挠的与他天涯海角海枯石烂至死不渝。不能说这很幼稚,但的确代表了那个年龄段的我对爱情渴望的样子。在27岁没来临前我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,经历青春懵懂彷徨的感情,曾经一度以为我的人生会在27岁那一年进入另一个阶段,却无意发生最大的转折,像是一种重生与蜕变。

记得27岁的大年初一,我第一次一个人独自踏上去往云南的列车上,周围没有鞭炮的吵闹,黑夜中只能看见朋友圈的各种热闹,心情却只为寻找一个宁静的出口——也许正是因为那一年的旅行,才能帮助我摆脱奔溃边缘的情绪,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情。Seven后来告诉我,她在旅行路上遇见一个北京大妈,有一次Seven因为一些私人的事很崩溃,大妈为以安慰说出了她自己的事,她那么大年纪不会英文到处旅行,是因为她曾经有个儿子突然死了,为了不让自己在悲伤的情绪中沉沦她想通过旅行散心和遗忘,没想到后来却不知不觉间爱上旅行。

我想,旅行的意义,远不止鸡汤文里说的“治愈”这么简单。

后来我开始一个人做很多以前不敢想象的事,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话剧一个人旅游,一个人享受做一个人的事;我开始培养起自己的爱好,看书摄影跑步,喜欢看高晓松大谈历史,听窦文涛品社会之道,甚至到后来的许知远,不断学习这种文化历史社会碰撞下的知识,也学习不盲目崇拜任何人,像导师一样指引你,锻炼对事物的独立思考方式,不因为装而学,只因为在某个年纪下突然意识到匮乏,意识到一种匮乏后的饥渴,独立与思考的紧迫感;我也开始渐渐注意到自己的外貌,虽然在这满眼网红的世界里,也仍然要注意管理自己的仪容仪表,做到不放弃不过分不苛责,也许阻止不了地心引力在女人脸上的变化,但追寻美丽这件事,从来都不晚。

曾经有个命题是如果可以你愿意回到哪一年的自己?我想我的答案是现在——我喜欢现在的自己。在经历了这一系列变化后,我总觉得三十岁的意义于我而言更应该被唤醒,我不想等老了回忆起这个年龄节点的时候模模糊糊,若有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拎起这一片湿哒哒的青春年少,那么旅行也许是最适合的方式。

如果说第一次去云南克服的是独自旅行的慌张与害怕,那么三十岁的旅行是希望能带来深刻觉醒的。

决定去哪儿这件事,总是想了很久。西藏,一直是我害怕的,因为高反总想着应该两个人一同经历,然而不那么幸运的是直到三十我仍旧孤单一人,那么既然不能双宿双栖,那就独自前行吧,至少在这个目的地上,是唯一一个我想象不出会遇到什么,会发生什么,会改变什么,我是否能安全平安的回来。既然这是个充满未知的旅行,那就正好符合在「三十」这件事上我想要的意义,那就是:未来=未知。怎么面对,It's up to you~!

01 发烧

从开始决定去西藏,福利彩票3d字谜:我就中断了坚持1年的10公里跑步锻炼,据说氧气少海拔高对于平时锻炼的人来说特别容易高反,网上也看了好多关于“高反”的帖子,众说纷纭,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,而我对于西藏的恐惧都围绕着两字:高反。因为一旦身体不适上升到生与死,恐惧就会接踵而至,何况还要独自面对。

进藏的方式我有所斟酌,飞机是直接从零海拔到海拔3600米的高原,而拼车走川藏公路可能更不安全,我还是选择了较稳妥的方式:先飞西宁兰州,再青藏铁路进藏,想着也许可以缓解高反带来的各种不适症状。但以后来的经验告诉我,无论选择哪种方式进藏,遇不遇到高反都看个人身体素质,与方式无关。据说青藏铁路的火车票非常难抢,我在2月底就提前拜托同事帮忙抢票,即使是淡季期间兰州的票也早已售罄,好在幸运地能抢到一张从西宁拉萨的卧铺票,全程21小时,火车会经过最高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,也可以看到可可西里和藏羚羊,号称是中国最高最美的铁路。

旅行前也没怎么看西藏攻略,只有整天向人打听「高反」什么样子?到底会有哪些症状?需要准备些什么?预防些什么?有没有必要提前吃红景天?然而我收到的信息是这样的:
百度百科说:“头痛,失眠,食欲减退,疲倦,呼吸困难,心动过速,女性低于男性。”
Seven说:“头会晕晕的,全身无力,饭吃了会吐,只能躺在床上,什么也干不了。”
有个男同事说:“在拉萨没事,他在羊湖的时候就是气喘,他说千万不能咳嗽!咳嗽不能进藏!”
临行前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去公司医务室,医务室的上海阿姨一听说我过几天要进藏一直劝我不要去,说她当年去西藏高反差点丢了性命,到现在还烙下病根,吓得我一直在犹豫与害怕中度过。

果然吸引力法则,你害怕什么,就会来什么。

在出发前一个礼拜,身体莫名其妙地发烧了。吃完退烧药悟了一身汗,烧退了,却开始感冒咳嗽,那时距离我出发大概只有2天。谁都知道感冒咳嗽是进藏的大忌,在百度搜索关键词都能搜出“肺气肿、脑水肿、口吐白沫、出人命”很吓人的字眼来,同事们都知道我要只身进藏,纷纷来劝我放弃旅行:

“太危险了!你可以选择任何时间去西藏,但你的生命只有一次。”

临走前的一晚,很多人都用极担心的眼神对我说:保重,好像生离死别似得赶赴刑场,晚上居然还收到领导的短信,问我是否真的考虑清楚,咳嗽那么严重是肯定不能进藏,会有生命安全,我说,领导放心吧,我一定等好了再上,先去西宁养养病,如果不行我会撤回的。虽然对即将生死未卜的旅途很挣扎,但心还是暖的,毕竟你的安危除了家人还有那么多人惦记着。

出发的那天,仍旧咳嗽严重,我在微博里写了段话,基本上概括了我为什么那么坚持的原因:

“27岁那年经历一场变故,一个人背起行囊去了云南,只为寻找一个出口,今年30,仍旧一个人,没有失恋没有辞职,只是想要一个三十岁的意义。这个和自己的约定,我想独自完成。”

02 初遇高反

2017年4月1日,第一天晚上当飞机抵达西宁,很是兴奋。

然而为了不和自己身体过不去,到西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火车票,因为从西宁拉萨的火车票我买的是4月2日下午,本以为可以提前换后面几天的票,没想到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改签只能是24小时以内,算计着咳嗽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,我只好退票择日另做打算。

回酒店洗漱后准备睡觉,然而一切都来得毫无防备。

大概睡了1个多小时后,我被一阵恶心想吐的感觉惊醒,立马起身飞奔厕所,眩晕,全身冒冷汗,喘不上来气,心跳的非常快,上完厕所回到床上时我才意识到——我居然高反了!而西宁的海拔低得只有2261米,和丽江差不多。当年去云南也并没遇到任何不适反应,没想到在西宁的第一天晚上就遇到这突如其来的高反,来得手足无措。躺在床上一整个难受,不能平躺,一躺下就要吐,只能斜靠在床头,开着灯没睡,即使很困很困也只能逼自己睁眼,怕睡了可能连自己昏过去都没人知道。

当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,内心其实是绝望的,我在想三十岁的计划是不是因此泡汤了?这才2000多米的海拔就如此难受,如果还一意孤行进藏我真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其实对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来说,2000多米本是无感知的范围,一旦上升到3000米,因人而异的高原反应才会体现,仔细想来这一定是我因为感冒咳嗽而导致高反症状提前发作,虽然带了一整包高反和咳嗽的药,如红景天、高原安、葡萄糖粉、芬必得、日夜百服咛、咳嗽糖浆、板蓝根,但是药三分毒,行前我什么都没吃,高反后我也只吃了粒高原安,并未恢复,一直在靠意念支撑。

一夜未眠的感觉是痛苦的,加上浑身发烫又孤单一人,我睁着眼想着该何去何从。
我在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是不是考虑应该回去休息,或者至少回到平原地区身体可能会恢复,回程是从拉萨重庆转机回上海,想着是不是在重庆附近玩,于是目标锁定西安,机票和酒店都看好了,但始终没狠心下单,因为当时只要一想到不能进藏就难过得很想流泪,好像自己一直想做的事,在快要得到时被不可抗力的因素剥夺了拥有的机会,这种感觉似曾相识,熟悉得让你害怕,当时身体难受了多久,内心挣扎就有多久。

一直折腾到清晨5、6点,当身体稍微好些时就放任自己睡着了。再一次醒来是上午10点,肚子感觉到有点饿,又吃了一粒高原安,身体好像好一些了,前一晚想拎包立马离开这座城市的冲动就没那么强烈,想出去转转。

出发前我对着镜子拍了照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才发现脸居然是肿的!

那天早晨,西宁天气格外的好。我知道,是上天告诉我,不要放弃。

03 关于西宁的记忆

西宁青海省的省会城市,也是历史悠久的高原古城,如今拥有200多万的人口,本市的居住人口并不多,却是很多游客前往青海湖、茶卡盐湖、敦煌以及西藏的重要中转城市。

回想起我在西宁的日子,是安静的、惬意的,是阳光味道的,是日复一日的梦想,这也让我想起廖一梅在《恋爱的犀牛》里那句经典的台词:

你永远不知道,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,
你永远不知道,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,
你是那不同的,惟一的,柔软的,干净的,天空一样的,
你是我温暖的手套,冰冷的啤酒,
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,日复一日的梦想.
你是纯洁的,天真的,玻璃一样的,
……

多在这个城市停留一天,就助长一颗多想念去拉萨的心。

西宁拉萨之间只差了一个青藏铁路的距离,为了让自己更快的恢复感冒咳嗽,只能劝自己:悠闲。西宁并不大,我并没有提前做什么攻略,只能跟着心随处走随处看,临走前才发现原来我在这儿留下的,是一个叫做关于西宁的记忆。

本篇游记共含29946个文字,519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西藏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
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杀号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
pk10关于5码的一些技巧 幸运飞艇预测 北京赛车pk10公式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北京赛车公式
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到底有多假 幸运农场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
北京pk10开奖结果 pk10计划定位软件下载 幸运飞艇视频直播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幸运农场小游戏